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20-01-20 12:37 浏览

飞雪迎春(中国画) 王成喜

  【课本里的中国】 

  时至岁末,万物冬藏。风雪之中,有几种植物挺霜而立、凌寒飘香,给严冬增增别样的时兴,给人们带来绿色的期待。

  它们就是被称为“岁寒三友”的松、竹、梅。常青不老的松、节节滋长的竹、不染纤尘的梅,在历代文人骚客的不尽吟咏之中,被授予坚强刚毅、锲而不舍、清廉坚贞等精神品格,点亮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。

  睁开中幼学语文课本,品读诗词歌赋里的“岁寒三友”,勃勃生机就在面前目今,流传千年的精神力量在大美天地间绵延不息。

黄山松云图(中国画) 刘海粟

  “君不见,岁之寒,那里求芳草。”(李方膺《苍松怪石图题诗》,北师大版六年级语文上册)万物战败之时,凶劣的滋长环境中,“岁寒三友”首终傲然于天地之间。

  “又不见,松之乔,青青复矫矫。天地本无心,万物贵其真。直干壮川岳,秀色无等伦。饱历冰与霜,千年方未已。赞美天阙高且坚,迥干春风碧云里。”(《苍松怪石图题诗》)——这是“岁寒三友”之首的松,扎根于怪石之上,挺立悬崖而坚强滋长,千辛万苦而视物化如归。

  “独有劲竹,如同不朽的松柏清淡,站立在苍茫的山野间。上有千仞高峰,下临百丈幽谷,通过着风云的变幻。在命运的风暴中,你轰响着翻卷碧波,击打着汹涌的云海。你全身闪烁着电光,你的吼声占有了电声。为了给阳世以春天的绿色,寒霜冰雪里你更加郁郁葱葱。”(管桦《竹颂》,北师大版六年级语文上册)——这是“岁寒三友”里的竹,迎风而舞、挺立雄健、经冬不衰。

  “这梅花,是吾们中国最闻名的花。旁的花,大抵是春暖才开花。她却纷歧样,愈是严寒,愈是风欺雪压,花开得愈精神,愈秀气。她是最有品格、最有灵魂、最有骨气的!”(陈慧瑛《梅花魂》,部编版五年级语文下册)——这是凌霜傲雪的梅,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(卢钺《雪梅》,部编版四年级语文上册);这也是黑香浮动的梅,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黑香来”(王安石《梅花》,部编版二年级语文上册),它是“岁寒三友”里最美的存在。

竹鹤清韵图(中国画) 莫晓松

 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,被称为“岁寒三友”的松、竹、梅,是文人士医生最爱的“励志”植物,因其坚韧耐寒的品质而成为高尚人格的象征,投射出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和自吾期许。

  松之坚挺,正如人之铮铮铁骨。“益!黄山松,吾大声为你叫益,谁有你挺得硬,扎得稳,站得高;九万里雷霆,八千里风暴,劈不歪,砍不动,轰不倒!”(张万舒《黄山松》,北师大版六年级语文上册)“迎客松姿态柔美,枝干遒劲,固然千辛万苦,却依旧郁郁苍苍,行业动态有余生机。”(《黄山奇松》,苏教版五年级语文上册)以黄山松为代外的松树四季常青,姿态挺立,其坚强的生命力、视物化如归的品质有如人之铮铮铁骨,历来为国人所尊重。

墨竹图(中国画) 郑燮

  竹之劲节,似乎人之傲然风骨。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(郑燮《竹石》,部编版六年级语文下册)郑板桥笔下的岩竹,坚强又执着,正是诗人傲岸风骨的写照。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(王维《竹里馆》,部编版七年级语文下册)诗人王维晚年隐居蓝田辋川,在幽深的竹林中独坐弹琴,安和淡泊之中传达出超拔脱俗、孤傲不屈的心理和情怀。

  梅之芬芳,恰似人之清廉坚贞。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薄暮独自愁,更着风和雨。有时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完善泥碾作尘,只有香依旧。”(陆游《卜算子·咏梅》,部编版八年级语文下册)“吾家洗砚池头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不要人夸益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(王冕《墨梅》,部编版四年级语文下册)从陆游到王冕,皆以梅自喻,托物言志,在诗词中以秀气郑重的梅花来外达本身卓然不群、清廉坚贞的志趣节操。

墨梅(书法) 陈朋之

  千百年来,“岁寒三友”从诗文绘画中走出来,凝结首世代相传的精神力量,烛照着中国人一连振奋挺进。

  这其中,有铁汉人物大义凛然的正气。“五月的末了一个上午,吾登上了扬州城外的梅花岭。站在虬枝峥嵘的古梅树旁,吾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明末镇守扬州勇敢殉国的史可法的事迹来……伫立在梅花岭下,依依不忍离往。现在固然不是梅花盛开的季节,大地却久久沉浸在浓浓的梅香之中……”(《梅香正浓》,北师大版六年级语文上册)作者探看扬州梅花岭,记录了葬于此地的史可法镇守扬州勇敢殉国的事迹,铁汉人物大义凛然的浩然正气在浓浓梅香之中历久弥香。

青松(课本内页) 原料图片

  这其中,还有知识分子心系苍生的关切。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幼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(郑燮《墨竹图题诗》,北师大版六年级语文上册)诗人由风吹竹摇之声联想到平民生活疾苦,固然本身只是幼幼的县官,但仍将民生系于己身。心系苍生、为民解郁闷的使命感,穿越竹林,流淌在中国知识分子的血脉中。

墨梅图(中国画) 王冕

  这其中,更有共产党人愈挫弥坚的情怀。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。要知松清廉,待到雪化时。”(陈毅《青松》,苏教版二年级语文上册)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乐。”(毛泽东《卜算子·咏梅》,苏教版七年级语文下册)这两首诗词别离作于1960年和1961年,彼时的中国正处在内郁闷外祸之中。不论是陈毅眼里的青松依旧毛泽东笔下的梅花,它们都是与冰凉暴雪奋斗的兵士,作者以此表彰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锲而不舍、永不信服的正大与豪迈,无产阶级革命家雄气勃发、敢于斗争的革命铁汉主义情怀有声有色。

松林游侣(中国画) 陆俨少

  凛冬终将以前,而经冬不衰的“岁寒三友”在中华雅致里历久弥新。从诗词绘画里的主角到器物修建上的装饰,“岁寒三友”已成为代外正人风骨的精神符号,一连流传、生生不息,在当下依旧鼓舞着中国人民以实干笃定前走,创造出更美益的异日。

  (本报记者 方莉)


Powered by 黄山安福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